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光的博客

红土地磨难 英雄城难忘 新上海耕耘 鲤鱼洲情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怀平文集》鸟儿飞过 -- 小说连载(1)  

2016-01-11 16:28:44|  分类: 怀平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【边框素材】精品边框收藏(有代码) - 今日延安 - 今日延安影视音画博客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鸟儿飞过       小说连载
         作者; 九团24、26连-----吴怀平

        编辑:   九团24、21连-----陈光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         鄱阳湖,全国第一大淡水湖,地处江西中部。六百年前,元末农民起义军两大枭雄朱元璋,陈友谅,在此摆开战场,直杀得天昏地暗鬼见愁,湖水为之变色。如今硝烟散去,天地早已洗尽战争铅华;王朝更迭,江山易主,历史翻篇,绚丽多姿的鄱阳湖,恢复了往日宁静,呈现所谓“三面环山山吐翠,一岸护水水傍堤”的美景。
         正是农历阳春三月,碧波荡漾,凌烟浩渺的湖面上,一群水鸟懒懒地盘旋。忽然,领头的大鸟似乎发现了什么,尖叫一声,拍打着翅膀,向东北方向疾飞,群鸟迅速跟进。
      这是从南昌方向开来的一艘轮船,柴油机“突,突,突,”发出声响,船尾处溅起一片浪花。群鸟追着船,逐着浪,忽上忽下,在浪花中觅食。
      船上乘的是一群十七,八岁少年男女,他们是上山下乡的知青,从上海去江西生产建设兵团J团。一天一夜的火车,再加两个小时轮船,显得都很疲惫,有的打瞌睡,有的发呆想心事,也有几人在窃窃私语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小华捧着一本书,大约看到伤心事了,眼角沁出泪珠。
      “哟,怎么又哭了?”金妹轻轻推她。
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没哭,”小华拿手绢擦擦脸,顺便抹去泪花。
      “还说没哭?……”金妹继续调侃,一旁的艳春不耐烦了:“就你话多。昨天在北站,谁都没你哭的厉害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到昨天离家的场景,三人都缄默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        昨天,公元1970年4月19日,上海北站,红旗飞舞,锣鼓喧天,“热烈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”的大标语,比比皆是。一列长长的绿皮列车停靠在站台。
       车上是即将背井离乡的知青,车下是送别的亲人,从七,八十岁的耄耋老人,到牙牙学语的稚子,说不完的牵肠挂肚,流不完的伤心泪水……
金妹坐在车窗边,下面站着她的爷爷和三个弟妹。金妹十岁那年,父亲因公死亡,母亲体弱多病,靠母亲生产组工作的微薄收入,几乎令家人绝望。是爷爷这八年,每天风里来,雨里去蹬三轮车,养活一大家子。如今,爷爷已经七十多岁,三轮车还蹬得动吗?金妹感到心酸。
         爷爷摸索着拿出一只苹果,在自己衣服上擦擦,然后递给金妹:“丫头,路上吃……,出门在外,千万莫与人争吵,退一步,海阔天空……”爷爷以前常听说书,戏文能说一套一套的。
金妹顺从接过苹果,她知道爷爷的脾气,不接不行。她看着年幼的弟妹,个个眼泪汪汪看着她,她一再告诫自己,“我不哭,我不能再让爷爷伤心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车站的大喇叭,不停播放革命歌曲。上午十点,火车拉响汽笛,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列车缓缓移动,车上车下忽然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哭喊声,夹杂着不知说了多少遍的嘱托。刚才手里拿着苹果,还在看似平静听爷爷说话的金妹,扔掉苹果,大哭大叫“爷爷,我不去!我不去了!……”她的身体探出窗外,作势就想跳下去。
      一旁正在含泪告别父母的凯子,见状大吃一惊,赶紧双手抓住她的肩膀,在她耳边喊道:”快看看爷爷,你想要了他的命吗?!”
        金妹泪眼婆娑,看到爷爷颤颤巍巍追着列车,那样子随时都会跌倒……,她的心碎了,痛苦得趴在茶几上,哀哀哭泣。
        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,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,然而骨肉之情又岂能随意隔断?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些,三人黯然神伤,眼圈又红了。 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         那边男生中,贾龙指着船尾,大惊小怪地说:“大牛,快看老鹰。”
        大牛撇了撇嘴,不屑地说:“那不是老鹰,是水鸟。“
       ”你怎么知道?”贾龙似乎不服气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怎会不知道?”大牛认真地说:“我家阳台上全是鸟,鸽子,八哥……可多了。”
      “有老鹰吗?”
      “老鹰没有,老鹰很凶的,只有西郊公园有。”
       贾龙没话了。可是只一会儿,不甘寂寞的他,指着岸边问道:”凯子,那堵墙怎么这样长?是不是万里长城?“
       凯子也在看书,被他一闹,合上书,朝外看了看,微笑回答:”不是墙,更不是万里长城。这是大堤,挡水的。“
       带队的毛干事是个军人,这次奉命去上海接新兵,可没少操心,总算平安无事,快到鲤鱼州了,毛干事长长舒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 忽然那边叫道,又有个女生晕船,毛干事匆匆过去,只见她吐得满地都是,孟洁扶着她,正用毛巾给她摖脸。毛干事问道:”小孟,晕船药给她吃了吗?“
       小孟无奈地摇摇头:“昨天火车上有人晕车,今天又有两人晕船,我妈给我带的药都用完了。”小孟母亲是医生,给她带了一些备用药。
         凯子走过来,对小孟说:“你扶她到甲板上透透气,或许会好些。”
       大牛和周浩不声不响借来拖把,把地板摖干净。
      毛干事满意地拍拍凯子肩膀,这位知青临时负责人,一路上配合工作,让他省心不少。,
       轮船拉响长长的汽笛,缓缓靠岸。这里是湘子口,知青们该下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         贾龙第一个跳下船,冲上大堤四面瞭望。但只见鲤鱼州大地纵横交错,草深深,水茫茫,不见马路不见房。紧跟着金妹也赶到,她气喘吁吁的问:“看到我们连的房子吗?”
        贾龙白了她一眼:“你以为是国际饭店呀?老远就能看见。”
       湘子口大堤上,站满了刚下船的知青。一旁胡乱堆放着行李,经过千里跋涉,汽车,火车,轮船几番上下折腾,有的箱子摔坏了。连长黄天宝领着老职工迎接新战友,他们赶着牛车,或拿着扁担,搬运大件行李。连长是个典型的农村干部,黝黑皮肤,瘦削脸庞,两只小眼睛,说话时不停眨动。他返身对知青们说:“大家带上随身行李,现在我们回连队。今天杀猪,大鱼大肉让你们吃饱,哈哈哈……”有几人在小声嘀咕“连长真逗,有鱼肉吃,就祘共产主义了?”
        以后他们才知道,连长说了一句大实话。漫漫知青岁月里,能吃上鱼肉的日子实在屈指可数。
       队伍出发,这条泥巴路突然热闹起来,知青们挎包或拎包,有的背有的扛,三人一伙,五人一帮,但是走不远,就有人走不动了,有的扭了腰,也有掉了鞋……,看着老职工挑起他们的箱子,健步如飞,个个惊叹不已。
       艳春旅行袋拉链坏了,无奈之中,好不容易找了根绳子,捆绑一下,看看队伍走远,她有些着急,咬牙扛起包就追。艳春是个好强的姑娘,遇事从不落后,可是包太重了,走着,走着,肩膀疼腿也疼。她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,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放下包袱,怔怔发呆。
      忽然一个人挑着箱子在她身边停下,“把你的包给我。”艳春一看,是个男青年,皮肤白哲,讲话斯文,他把旅行袋放前面的箱子上,用绳子捆好,然后一弓腰,挑起就走。
       艳春只背一只书包,顿感轻松,她跟上男青年:“谢谢啊,你也是知青吗?”
     “我是南昌知青,这里叫我们五·七大军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来了多久?”
       “我叫万斌,来了一年多时间。”
       万斌有些腼腆,问一句,答一句。
      艳春看看四周说:“这里好像很荒凉?”
       万斌扁担一转,换了个肩:“以后会好的。”他越走越快,艳春笑靥如花,一溜小跑跟上他。


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