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光的博客

红土地磨难 英雄城难忘 新上海耕耘 鲤鱼洲情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怀平文集》鸟儿飞过 -- 小说连载(3)  

2016-01-15 09:14:16|  分类: 怀平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精致日志边框(花草系列) - 一舟 - zhengyongjin1949

 

     鸟儿飞过       小说连载(3)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作者; 九团24、26连-----吴怀平

         编辑:  九团24、21连-----陈光荣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九)
        老崔美滋滋吸了一口烟,胃部疼痛减轻了:“我就是这臭毛病,你们可别学我。”他自嘲一句,接着讲下去:“儿子的日记,记载着他到陕北的全过程,有心酸,也有欣喜。看得出他也彷徨过,也曾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,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。”
      “有这样几段话,我记得很牢”老崔开始默念儿子的日记:
       “终于明白,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,绿萝拂过衣襟,青云打湿诺言,长大成人还想日日承欢于父母膝下,且不思自立,那是没出息,更是不孝顺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们应当相信,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世上。人生只有将寂寞坐断,才可以重拾喧闹;把悲伤过尽,才可以重见欢颜;把苦涩尝遍,就会自然回甘。”
       “失败者的习惯是放弃,成功的人选择永远是坚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面对苦难,自怨自艾,或空想联翩,于事无补。批判总是容易的,理解却很难。”
      “我要记住王老师的话,时代不断变化,知识至高无上。知识就是力量,我决不放弃学习,将来一定用得上。”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老崔说到这里,有意停下,又点起一支烟。知青们个个陷入沉思,回味。老崔笑笑说道:“你们希望我对今天的事谈看法,我倒想先提几个问题,供大家一起思考:第一,你们今天的困难是不是无法克服的,是山穷水尽,还是我们的承受力有待提高?第二,如果你们明天回家,父母见了,是快乐多些,还是烦恼多些?第三,如果脱离组织,敢问前途,路在何方?”
       循循善诱,句句话说到点子上。
       凯子顿感释然,由衷称赞:“您问得好,现在我的脑子更清醒了。”
       艳春一直在旁沉思,这时也说道:“这里虽然有偷钱的坏人,但也有更多帮助我们的好人。”
       贾龙说:“不明不白地回去,我奶奶真的要哭煞了。”
周浩感叹:”那样回去,我们就是黑户口,一辈子没有出头日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妹直后悔:“我们脑子发热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大家都讲的差不多了,老崔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同志们……“
       “你称我们同志?……“从小到大听惯别人叫小朋友,同学的贾龙感到有些受宠若惊。
       “你们现在是兵团战士,当然是同志,我们还是战友呢。”老崔正色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凯子忽然说:“谢谢崔团长,鲤鱼州的风雨夜,我们终身难忘。”
       “谁……谁是崔团长?”大牛懵懂的问。
      小孟笑盈盈的说:“你还不明白?这位就是我们崔团长呀,在火车上毛干事曾经提到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十)
         屋外风停雨息,屋内相谈甚欢。崔团长告诉他们,这里从来不是劳改农场,其它团有劳改农场改编,改编后,就与劳改没有半毛钱关系。知识青年永远是农场的主人翁。
       ”你们今天随地乱倒饭菜,即便在家里。你们的父母恐怕也要打屁股吧。“崔团长戏谑的说。”当然伙房盛饭用的新木桶,有桐油味,这是他们的工作没做好。“
       “你们指导员说的思想改造,与坏人造谣的改造,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你们都有文化,应该懂得。”
        忽然指导员和连长进来了,指导员向崔团长敬礼:“报告团长,团部来电话,我们才知道您在这里。现在团部请您立刻回去,参加紧急会议,吉普车已过来接您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崔团长点点头,把指导员和连长叫到一边,认真说道:“新战友睡地铺不合适,明天一早重新安排,务必使他们每个人都有床睡。第二,那个女孩钱包被偷的事,立即给我查清,听说窃贼还有不少谣言,影响极坏,十分恶劣,必须严肃处理,坚决打击。你们如有困难,我通知保卫处派人来。特别注意,一定要把知青被窃的钱财,物归原主。”
       停顿了一下,崔团长语重心长的说:“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,我们从未经历过,工作中难免有差错,但是切记,一定要真心诚意的对待这些孩子!”
        天空云开雾散,月亮露出笑脸。吉普车开过来,崔团长与大家挥手告别,他走到小华身前,摘下自己的钢笔:“小丫头,谢谢你的蛋糕,这支笔送给你,好好学习。”
      走到凯子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小机灵,跟我当通讯员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 凯子一楞,想了想以后,他说:“团长。我们刚来,我还是愿意和大家一起干。”
        团长露出赞许的微笑:“好小子,我没看错你。”
走过贾龙身边,忽然向他挤挤眼,做个鬼脸:“今天的事过去了,谁也不许再提,不许做叛徒。”说罢哈哈大笑,坐上车,扬长而去。
         目送吉普车远去,凯子突然懂了很多。一场原本可能爆发的,知青集体出走的重大事件,竟被老团长,看似不经意的笑谈中化解了。他没有点名批评任何人,可每个人都明白了自己需用改进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知青们开始搬家,虽然还是草房,但每个人都住到,条件相对好一点,有床铺的房间。
       艳春正在搬行李,万斌走过来,手里拿着她的粉红色皮夹,里面二十元,一分不少。
       这真是:鄱阳湖畔爱恨交集,鲤鱼州上雨夜佳话。
       连长吹响哨子:“集合,全连开大会。新战友领工资。”
凯子明白,序幕已经拉开,艰苦的农场生活开始了。这生活,不一定美好,却绝不能逃避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全文完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