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光的博客

红土地磨难 英雄城难忘 新上海耕耘 鲤鱼洲情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怀平文集》鲜花与牛粪-----连载小说(2)  

2015-05-19 10:34:39|  分类: 怀平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原创】精致日志边框(花草系列) - 一舟 - zhengyongjin1949

小说连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鲜花与牛粪 (2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团五营24、26连  上海知青 吴怀平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鲜花与牛粪(四)

      小华与大牛恋爱的故事,象一阵风一样四处传开,鲜花与牛粪的浪漫,同时成为人们田头宿舍的美谈。知青们全都給于他们美好的祝福。
     只有一个人气得要死,恨得发狂。他躲在连部办公室,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大声干咳,以此发泄心中的懊恼。他是指导员张军,全连人人皆知的色狼。他的淫威人人害怕。
      几年前,小华只是个孩子,发育还不成熟,身体看上去很瘦弱,指导员并不曾留意她。甚至有一次,小华写給父母的家信,不知怎么到了指导员的手中,信中写道,”插秧忙,小腿肿得象大腿,大腿肿得象牛腿,两眼肿得象灯笼,……”全连大会上,指导员边读信,边奚落,边批判,丝毫不顾忌,私拆别人信件,是多么卑劣的违法行为。
     几年的磨砺,仿佛一夜间,小华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本来秀丽的脸庞,更加美丽,婀娜多姿的身材,十分迷人,特别是丰满的胸脯,仿佛要把身上奶黄色外套涨破。
指导员想着,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。也真不知他这个官是怎么当的?论生产,一窍不通,谈政治,他读报纸都感到费力,可用权术,特别是玩弄女性,他是驾轻就熟,然而这一次,在他的势力范围内,竟然花落别家,……”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,”指导员恨恨地嘟囔着,他是绝不甘心失败的,他一定要把这枝鲜花折到手。他信奉的是野狗哲学,对于猎物,死死咬住,终有收获。
      他死鱼般地眼珠转着,臃肿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快意。
唉,鲜花与牛粪,麻烦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  鲜花与牛粪(五)

       晚饭后,大牛收拾好食堂的餐具,准备洗澡。副连长叫住他说,"炊事班工作不能谈对象,因为饭菜票搞不清,……”
大牛一下子火了,"放屁,老子是这种小人吗?”
    副连长其实也不明白,指导员为啥叫他这样对大牛说,"制度如此,要不就调出食堂。”
       连队有个规定,食堂工作,每月交9元钱,饭菜畅开吃,对大牛这样的壮汉来说,调出食堂,吃饭的费用,将大大上升。大牛听罢,连个咯愣都没有,爽快地说"我出食堂好了。”
      第二天,他就搬到农业排宿舍。不过让他高兴的是,他与铁哥们凯子住一个房间。凯子是他中学同学,为人聪明,喜欢看书,"福尔摩斯”,"基度山恩仇记”,说起来一套又一套。对人的判断,对形势的估计,常常都是八九不离十,很让他佩服。而大牛的仗义,豪爽,无疑更使凯子折服。
       小华赶过来,什么也没说,塞给他十斤饭票,大牛刚想张口,她嫣然一笑,"你这戆大……”又和凯子随便聊了两句,就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 小华被叫进连部,指导员哼哼哈哈地招呼她坐,小华只是静静地站着没动,指导员和言悦色讲了半天,意思就是,"你是重点培养对象,不要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,组织正在考虑你的入党问题……”小华笑了,"我可不够资格……”说完,轻盈地转身,走了。
      下午,指导员又叫住小华,神秘地告诉她,"今年有个大学名额,我考虑让你去……”小华又笑了,”我可没有这福气。"又一次轻盈地转身,走了。
       留下指导员那张猪肝脸,涨得通红。
这一系列事情,凯子冷眼旁观,他提醒大牛,”指导员看上你的鲜花了,你要防备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鲜花与牛粪(六)
     国庆节后,连长宣布调小华到连部当文书。小华瞥了一眼,站在远处脸无表情的指导员,竟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      下午,小华与大牛说起这事,大牛说,"好事啊!以你的本事,去写写画画最合适了。”"可是,我总感觉……”小华迟疑着,眼睛看着远方。"怕什么?谁也别想欺负你……”大牛大大咧咧安慰她,事情就这么定了。
       小华当文书一个月了,一切都风平浪静。
         秋收到了,无边无际的田野,稻浪滚滚,天地间全是金黄色,蔚为壮观,这是一个丰收年。然而,丰收的喜悦,无法掩盖知青们对既將到来超强劳动的恐惧。
       知青们每天忙得昏天黑地,大批稻子脱粒后,稻谷送往南昌粮库。然而连日阴雨,稻谷潮湿,粮库不收,连部紧急抽调男劳力去南昌,住在那里,边晒谷,边进仓。
大牛,凯子都被派去南昌。一下子少了这么多人,连队显得空荡荡的,晚上更是少有人走动。
        小华每天在连部,抄写情况通报,阶级斗争新动向,大批判稿件。连长很忙,他是个老农民,又要关心送往南昌的稻谷,还得考虑田里的庄稼,抽空还有自留地的那点蔬菜。
      指导员挺悠闲,除了出去开会,就是抽烟,喝茶,看报,有时还二六不着调地哼两句京剧样板戏。
       小华始终对指导员不卑不亢,办公室里,连长在,她就在,连长离开,她即刻往外走。气得指导员吹胡子瞪眼,但也无可奈何。
      晚上,小华房间里点亮了一盏油灯,看了会儿书,眼皮酸了,准备睡觉。一个人的房间有点瘆人,小华锁上门,然后吹熄油灯,上床睡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