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光的博客

红土地磨难 英雄城难忘 新上海耕耘 鲤鱼洲情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午夜惊魂 (下)《怀平文集》  

2015-11-11 18:21:50|  分类: 怀平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【原创】精致日志边框(花草系列) - 一舟 - zhengyongjin1949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午夜惊魂 (下)  《怀平文集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吴怀平      24连26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辑:晨 光         24连21连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五)
      却说连队有个四川籍老职工,人称朱大姐,其实按年龄,她完全可叫朱阿姨,或朱婆婆,可她乐意别人唤朱大姐。不知她为何不堪男人,一辈子未婚。
      朱大姐今晚去营部与老乡聚餐,只因多喝了一杯米酒,竟然醉了。半夜醒来,猛然想起明天早上要出工,赶紧起身往回赶,反正在鲤鱼州走夜路,对兵团职工是家常便饭。
       半夜一点,朱大姐回到连队。经过家属区,不经意发现艳春家的房门半掩着,”年轻人睡觉门都不关,"朱大姐嘟囔着走过去。忽然停下脚步,她想起前天来串门,看到门后面有个小坛子,里面装满鸡蛋。那是万斌为给妻子补营养而攒的。朱大姐暗想,房门开着,我何不顺手拿几个?
       借着酒劲,她转身来到门口,蹑手蹑脚进去,黑暗中伸手摸向门后,果然有个坛子,她把手伸进去,立刻感觉不妙,怎么尽是湿漉漉,粘粘的,缩回手,豆瓣酱的味道直冲鼻孔,她不禁轻轻”咦"了一声,转身就想离开。
      床上的男人早就按捺不住,跳下床紧紧抱住朱大姐,把她往床上拖。朱大姐吓得魂飞魄散,却不敢叫出声来。拼命挣扎,沾满豆瓣酱的手在他背上,身上乱拍。可这家伙兽性大发,反抗是徒劳的,朱大姐被他压在身下不得动弹,绝望地闭上眼睛,心里想,万斌是发疯了。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       清晨,艳春下了夜班往家走,快到家的时候,突然看见妹妹闪身从路边出来,只见她两眼红肿,满脸委屈。艳春惊伢的问:”你怎么在这里,你姐夫回家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艳秋午夜跑出去后,实在不知欲往何方,只好在路边等天亮。夜凉似水,蚊虫叮咬,仗着年轻有朝气,总祘扛过来了。在姐姐一再追问下,她终于说道:"姐夫不是好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艳春听着妹妹断断续续的述说,难以置信。这就是自己深爱的男人?这就是自己为了和他在一起,而不惜舍弃一切的终身伴侣?艳春想到与丈夫耳鬓厮磨,親蜜无间享受二人世界的甜蜜。万斌从不发出轻浮的狂笑,他总是用一种稳重的语调跟人说话,那种讷讷不出,曾让她芳心暗许,难道这一切都是万斌的伪装?她的心碎了!她一把拉着妹妹的手:"走,回去找他算账!”
推开房门,只见满屋狼藉,床上,地上,到处都是豆瓣酱的斑斑点点。床上还坐着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的朱大姐。
        这下艳春的肺快气炸了,她不知道朱大姐怎会在她家?也懒得问,她只想快点找到万斌,把胸中的怒火发泄。
       朱大姐也只是敌视地看她一眼,同样保持沉默。
       外面传来脚步声,随即是万斌的讲话声"咦,家里怎么这样乱?”门口人影一闪,万斌走了进来。没等站稳,艳春从左边給了他一巴掌,朱大姐从右边给了一巴掌。
         万斌往后退一步,双手捂脸大叫:"你们干吗?发疯了?"艳春忽然感觉不对,她直视朱大姐,冷冷地说:”这是我的家事,不劳你操心。"
       朱大姐气愤的回答:”你家男人害惨了我,还说什么不劳我操心?……"她悲从中来,嚎啕大哭。屋里乱成一锅粥,邻居们纷纷围拢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指导员接到报告,带着两个武装班战士,神情严肃地来了,后面还有艳春的班长凯子和一帮知青,他们刚下夜班,也来了。 

午夜惊魂 (下)《怀平文集》 - 晨光 - 晨光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近日在北京旅游留影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七)
        凯子进屋后,径直走向艳秋,轻轻拍拍她的肩膀:"小秋,昨晚我知道你来了,只是忙得分不开身,现在你别怕,有我呢。”艳秋看到他,顿时感到有了依靠,"凯子哥……"她只叫了一句,一时语塞,就再也说不出话。
        原来,凯子与艳春她们家,在上海是一条弄堂的邻居,艳秋从小就喜欢跟在凯子后面跑。对他特崇拜。
        凯子不再说话,只是仔仔细细地观察房间,他突然发现床边散落几根折断了的小草。凯子拿在手中,细细看着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 满脸严肃的指导员,听着艳春难以启齿地在诉说,愤怒使他立刻大发雷霆,他指着万斌对武装班战士说:”把他先给我关起来,等上级部门来处理。"
        武装班是建设兵团在那个年代特殊的产物,武装班战士是全连从各班挑选出来的精英,除了农忙,平时他们不参加大田劳动,只是负责连队突发事件和军训。每人一套军装,尽管似乎是再生布的面料,尽管军装的颜色亦不正宗,然而小伙子们已经个个神气十足了。他们只听指导员的,指导员的话,对他们就是最高指示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听了指导员的命令,两个战士立即拿出绳索,准备捆万斌。
        "别忙,别忙……”凯子赶紧制止。在那个年代,人被捆了以后,屈打成招是经常的事。凯子面对指导员诚恳地说:”指导员,事情还没弄清楚,我们不能冤枉好人啊!"
          ”冤枉?……”指导员怒视凯子:"你认为艳春是故意冤枉她丈夫?”
         "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凯子回答:"我们总得把事情搞清楚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”怎么搞清楚?"指导员指了指艳春夫妻,"这两人都说不清楚,还有朱大姐也夹在里面……”他摇摇头,不胜其烦。又补充一句:”你能搞清楚?"
        ”如果你相信,我愿意试试。"凯子是个有担当的人。
       指导员眼角沁出一丝笑意。凯子的外号,小福尔摩斯,他也时有耳闻,如果凯子能把这事搞清楚,那么向上级领导汇报,岂不是更好。其实指导员也挺喜欢凯子的。他眯着眼,点了点头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        凯子首先问艳秋:昨晚你看清楚是你姐夫吗?
        ”我看不清楚。"艳秋轻声回答"可不是他,又是谁呢?”
      凯子又问朱大姐:你确认那个坏蛋是万斌吗?
       ”睡在他家床上,当然是他。"朱大姐忍不住流泪,:”可怜我为了贪小便宜,倒大霉了。"
      凯子注视着万斌:说说你昨晚究竟在哪里?
       万斌似乎已经知道家中发生了什么,因为生气,他的声音在发抖:”昨晚,我们把稻谷收拢,装好麻袋后,本可以回来的,可是团部粮库也快满了,正好卡车过来,就让我们送一车稻谷去南昌。凌晨刚回来,不信你们去问好了。"
         凯子摆摆手说: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拿出在床边捡起,被折断的小草,问艳春:这些草,一直在你家吗?
       艳春看了看,厌恶地说:我家从来没有这些垃圾。
       艳春是个极爱干净的女人,万斌在她调教下,每天收工,总要把身上灰尘拍干净才进屋,象这种杂草,断不会带进屋的。
凯子点点头,又问艳春:昨晚小秋来的时候,有谁到你家来过?
”人蛮多的,"艳春有些茫然,极力思索着,说出几个名字,当她说到”郑鹅头"时,凯子叫停了她。然后对指导员说:我们现在去找郑鹅头。
         郑鹅头是个放牛的,平时好吃懒做,40多岁还是光棍,生活邋遢,坐在河边放牛时,就习惯折断身边的小草,放在嘴里嚼,有时折多了,顺手放在衣服口袋里。因此走到哪里,身上都有一股异味。曾经涉嫌偷看女人洗澡,被武装班教训过,只因缺少证据,后来把他放了。”鹅头”是南昌话对”傻瓜”的称呼,别人这样叫他,他也不在乎,久而久之,真名反没人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行人走到河边,郑鹅头放牛的地方,只见他四肢张开,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,竟睡着了。武装班战士上前把他拉起,掀开衣服一看,背上,胸上到处是豆瓣酱的痕迹。他睡眼腥松,揉着眼睛,当看清指导员威严站在面前,顿时吓醒了。
      战士喝问:郑鹅头,你昨晚干的好事?
      郑鹅头好似被雷击中一般,浑身哆嗦:"我……我……”
      "快坦白!”战士又是一声大喝。
      郑鹅头不敢抵赖,如实交代。不过,他最后偷偷看了一眼艳秋,似乎还有某种得意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”呸!"朱大姐早就按捺不住,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,对着他又打又踢,”你这癞蛤蟆,还想欺负人家小姑娘?是老娘遭罪了呀。……”朱大姐痛不欲生,痛哭不止。
        郑鹅头傻眼了,嘟囔一句"唉,一样犯错误,我怎么找个老太婆?”
       武装班战士不由分说,把他掀翻在地。拿出绳索,捆了个结实。
        往回走的路上,指导员满意地拍着凯子的肩膀:"不错,你的分析和我的想法一致。以后好好干!”
      凯子没作声,关心地看着艳春她们。一夜折腾,艳春脸色有些苍白,她也不顾有人在旁,自顾轻轻抚摸着万斌的脸:”疼吗?"
       万斌憨厚的摇摇头:”我没啥,让你妹妹受惊了。"
      经过这午夜惊魂,艳秋仿佛一下子成熟许多,更能体会姐姐他们作为知青的艰难,同时也体会到知青集体的温暖。为姐姐找到好姐夫而欣慰。她一手一个,拉着姐姐,姐夫说:”你们快去请假吧,姐姐先跟我回去,待生了宝宝以后,姐夫再来。"
众人一起哈哈大笑,连一贯严肃的指导员,也不禁莞尔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全文完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